我和我的老师们

我和我的老师们

作者:赵荣发

一年一度的教师节来临,我又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我的老师。

我是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因家庭变故,随母亲回到沪郊故乡罗店,从一师附小转学到罗阳小学的。这所学校有着悠久的历史,文学巨匠陈伯吹先生也曾在这所小学读过书,而我转学后的班主任洪瑜琳老师,则是个非常漂亮的女老师。她就住在学校附近的西西巷街里,经常在放学后或者星期天邀请同学们到她家去,给我们补课、讲故事,和我们一起做点心分享。洪老师的女儿那时已经是个大姑娘了,她也经常和我们一起说笑玩乐。这时,洪老师往往会在一旁望着我们,一双丹凤眼里流露出慈祥的目光。

图片

也许是我的家境比一般同学更加清贫,洪老师对我特别怜爱。记得有一次,她让我带几样点心回家给我母亲吃。她把我搂入怀里,轻声对我说:“你替我问你妈妈好哦!”我闻着洪老师身上发出的淡淡的香味,只觉得一股暖流涌上心头:“哦,我记住了!”

图片

小学毕业后,我进了镇上的罗店中学,等读到高中后,当上了语文课代表,成了徐国强老师的一名“副手”。徐老师个子高高的,背有点驼,戴一副镜片厚厚的近视眼镜,看似有点木讷,其实能言善道。他学识深厚,尤其精通古文,每次上课,同学们无不专心致志。

因为是课代表,近水楼台先得月,徐老师常常会给我“上小课”,还想方设法扶植我。有时候,我把同学的作文本交到办公室时,他就会当场挑出几本来,一边和我讲解分析一边写出评语。在徐老师的推荐下,我的作文多次被刊登在学校的大黑板上。当时的校园,黑板报就是最大也最醒目的宣传阵地,现在想起来,我的“作家梦”,也就是在高中时代从校园起飞,飞向蓝天的吧!

可惜,我在高中毕业时,正遇上“上山下乡”年代,直到多年后高考恢复,这才跨进华师大的校门。

图片

华师大的校园无疑是美丽的,丽娃河夏雨岛风光旖旎;而更为声名遐迩的,是这里名家名师荟萃,其中,就有我们中文系的好几位著作等身、仙风道骨的大牌教授,他们各具魅力,为我们这批大多属于“老三届”的莘莘学子的成才,提供了源源不绝的活力。记得那时,徐中玉教授已经担纲中文系主任,但还会不时站上讲坛,给我们讲课。先生一身布衣,精神矍铄,渊博的学识和坦然自若的举止,让整个教室变成了一座辉煌的殿堂。

我再次见到徐先生,是在很长一段岁月后。2014年冬日里的一天,“第六届上海文学艺术奖”颁奖典礼隆重举行,12位获得终身成就奖的艺术家、学者齐齐亮相,其中就有徐中玉、钱谷融两位华师大的老教授,更加妙不可言的是,两位先生的答谢词居然同样谦和至极。钱先生轮在前面开口,公然称说自己“既无能,又懒惰”;徐先生则在稍后表示:“感谢大家给我的荣誉,我做得还不够好,还要继续努力。”

那天,我虽然坐在电视屏幕前,但内心深处,却仿佛又回到大学时代,坐在文史楼那座偌大的教室里,再次听到一堂奉为圭臬的讲课。

图片

人的一生中,最值得铭记在心的,应该就是老师吧。我庆贺自己在生命的旅途中,曾遇到这么多的好老师,高尚、卓越、率性、纯粹,所有这些词汇都不足以表达这个“好”字的容量;也因此,我为自己在大学毕业后,也曾在教育园地里当过八年园丁而无怨无悔,深感自豪。

感谢教师节,让我记得自己是怎样一步一步走来的,之后,又将如何走好那段难以测定量度的生命旅途。

为您推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